沐阳兰草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尘宵小说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[    【作者沐阳兰草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,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他是父亲的心腹。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让她一个子住了嘴。

    于是她对心花使了个眼色:“花花,我们来帮掌柜的和大婶收拾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梅含笑哦了一声,她正想问是掌柜都听到了一些什么事情?

    现在正是掌柜的心情不好的时候,

    掌柜在她这一系列言行之下气也消了一些:“小公子一看就是出身高贵之人,是张某高攀了。”

    梅含笑叹了一口气说:“其时,对于那场失败的战争,我很理解。”

    他们在县城里转了一大圈,

    心花虽然没有说话,

    梅含笑转了一下眼珠子说:“这话要不是当着您的面,我都不敢说,我家姓韩,是梅侯爷的远亲,我的祖母和梅侯爷的祖母本是表姐妹。他在军中当校尉。”

    说不定这里就有一些有价值的消息呢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她改了称呼:“张叔,对,以后我就叫您张叔吧。”

    却因为有武艺在身,

    张掌柜的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三兄弟也是今早知道了刘将尉三人被冻死的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张掌柜的了摇头叹气:“谁说不是呢,那之前,北狄人都已经被梅侯爷打怕了,就连不侵犯条约都签了,谁也没有想到他们还能主动进犯,而且还是在人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之下进犯呢。到现在我也想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听够了大家的各种议论和八卦,

    她回头一看,只见正是吴家三兄弟。

    但她的动作却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张掌柜一听就停下手里的活,眼睛里透出了一丝复杂。

    一边也跟着干了起来。

    动作和力气一点也不输于一个成年人。

    而这酒馆又一向是人群聚集的地方。

    就听到外面走进来几个人。

    梅含笑眼睛转了一下说:“当时军队里有没有什么和往常不一样的地方?”

    也许能得打听出来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虽然她是一个只有十四岁的小姑娘,

    而这位姓韩的正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她一边嘴里说着:“使不得,这话怎么能让姑娘干呢,”

    她一点也不觉得心亏。

    梅含笑届也笑眯眯地拉着掌柜在收拾,

    张大婶一看有些感激又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所以这次她就冒充了韩校尉女儿的身份。

    他问道:“那你父亲是个什么官职?你说出来兴许我就认识呢?”

    梅含笑对于父亲身边得力的人是做过一番调查的,

    她利落地收拾着这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张掌柜的一听恍然大悟:“小公子说得是那个韩校尉啊,那也是一个忠心刚直的好人呢,可惜了,最后也战死了。”

    引他说些发牢骚的话,

    最后还是决定回到这小酒馆。

    梅含笑摇头:“不瞒您说,我父亲的确是战死在这里的,我也确实是来祭奠父亲的,只是他却不是死在十年前,而是和梅侯爷一起战死的。那年我才八岁。”

    张掌柜的说:“那我倒是不知道,毕竟也只是天天呆在这酒馆时。不过在那之前倒是时时听他们说起过一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毕竟他们要想碰到小韩公子,

    这个地方是最有可能的。

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将门嫡娇

沐阳兰草
本页面更新于2022

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

Copyright © 2022 尘宵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