酸皮橙好酸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尘宵小说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[    【作者酸皮橙好酸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,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“不是,他们打人脸怎么可能认错啊?!”南子跳起来,又被人按着肩膀按下去。

    浑身的痛劲儿还没过,那种被人揍了但没见血的伤很难受。

    “那就对了。”警察叹了口气,“认错人了,他们刚看了监控,要打的人不长你这样儿。”

    那人拖着含糊嗓子讲了十几分钟。

    他开门进了车,一脚油门飞出了车库,“好,我现在过去。”

    柏沉松估计就是那个倒霉催的。

    门突然被敲了,吱啦一声响,柏沉松抬头,直直对上了门外站着的梁峰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梁峰真他么无语了,一张证件跟玩击鼓传花一样,还能到处传。

    “这几个我都没见过。”柏沉松抬头回。

    那人声音听着含糊,像灌了两斤白酒似的,嘴巴都秃噜。

    那人还小喘着气,估计跑的急,盯着柏沉松的眼神也没之前那么凶了,意味不明,看人的第一眼明显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没。”柏沉松就是吃惊,没看到梁峰资料,还挺奇怪。

    三个人横眉竖眼的扣着手腕坐在大厅椅子上,这会儿低着头不说话了,刚才打人气势消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“梁峰吗?麻烦来一趟,有人怀疑你找人打架斗殴。”

    梁峰那点心思还成真了,还伤者?大概率就是柏沉松,那货怎么隔两天就被人打。

    柏沉松沉默着不说话,半天也没动静儿。

    在外面随便打人的人,万一拿了证件倒时候气不过,肯定还会堵人继续报复。

    梁峰早晨六点多又给昨儿晚上拿身份证的人打了个电话,这次电话接通了。

    “你给的是吧?”柏沉松没吼没叫,就那么默默盯着,张嘴沉着声儿质问。

    “你昨天是不是拿走了一张身份证。”梁峰咬着烟蒂,伸手摸了两把兜里的打火机。

    南子看他愣着,推了他肩膀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顺便还连带着钱包,身份证一起搜刮走了,当然证件就是柏沉松的那张。

    他抓紧时间挂了电话,随便套了件儿衣服准备出门找那姓柏的崽子去。

    “伤者。”

    南子在旁边傻楞了半天,左看右看,没看懂。他那脑子一直不好使,转不过弯儿。

    隔了将近二十分钟,警察进来,拿了几张照片和个人信息,“那几个人的资料,你看看之前和谁有过恩怨,或者见过谁。”

    “没了?”梁峰眉头皱的厉害,那人说没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身.....”那人顿了下,扯着沙哑的嗓子,那声音听着像被砂纸磨了一夜似的,“是,是拿了一张,但....不在我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之前怎么看都觉得这事儿和那人有关系,结果没查出来。

    梁峰没想到能把他打成这样儿,柏沉松半边脸都快肿了。

    警方那边找人速度还是快,大清早人少,那伙儿人还没走多远就被警察拦下带回了警局。

    警局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昨儿晚上他们朋友在ktv打了人,说是抢了人家女朋友,这几个人听说之后气不过,拿着身份证以为昨天的人是你,今天就把你拦了。”警察一连串说出来。

    警察带人进去审问,柏沉松坐在另一间屋子里等,他已经录完笔录,这会儿端着水杯抿了一口热茶。

    梁峰这边刚到地下车库,车门还没打开,手机嘟的又响了。

    柏沉松翻着那几张资料,眉头越皱越紧,抬头一脸迷惑,“没了?”

    “谁怀疑?”

    但这事儿说到底都是他的错。

    全部低

    南子坐旁边骂骂咧咧,一句都不带重复,把外面的人祖宗十八辈全问候了。

    警察也没明白。

    “那几个人拘留,医药费照例赔偿,进来道歉!”警察揪着那三个人进门。

    他也没那人电话,只能到校门口看看能不能碰上。

    南子突然张口喊:“合着你就是个替死鬼呗。”

    南子张嘴懵了,柏沉松皱着眉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身份证怎么跑那人兜里的?”柏沉松问。

    “昨儿晚上我被人打的时候,那些人搜我衣服拿走了。”电话那头回。

    大概就是这人昨儿拿了证件,去了KTV喝酒,还泡了个女孩,结果那女孩有男朋友,两个人坐包厢里抱着唱歌的时候,人家男朋友冲进来把他收拾了。

    梁峰觉得哪里不对,总感觉出事儿了,“说清楚,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手肘,膝盖上这会儿全是淤青,嘴角烂了,鼻梁上贴着药,怎么看都惨。

    警察,“没了,就这几个人,监控也都看了,全都在这儿了。

    梁峰一口气叹下去,低头抹了一把头发,进门走到柏沉松面前,支着桌面埋头盯着他眼睛,“我说不是你信吗?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恐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谁先碰的瓷!

酸皮橙好酸
本页面更新于2022

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

Copyright © 2022 尘宵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