酸皮橙好酸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尘宵小说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[    【作者酸皮橙好酸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,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买就买了,那就剥去吧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梁峰把豆子朝边上推推,起身坐柏沉松旁边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柏云轩在边上抬着张小脸笑半天。

    柏沉松瞄了一眼,那是真的受不了,拿着手边的枕头冲着柏云轩屁股就砸过去了。

    柏云轩就坐地毯上,手里拿着个冰激凌甜筒舔,抬头眨巴着那双大眼睛看着两个人。

    过年前几天在梁峰家里吃火锅,沙发上两个人还在闹腾这事儿。

    “我这儿不是挺好的嘛,你那房子那么远,大冷天过去不嫌累。”梁峰说,手底下在剥毛豆。

    梁峰开车到度假村门口,进去喊了好几声儿都没人应。

    包了个小爱心,不对称,丑死了。

    “唔..”梁峰嘴里有东西,说话含糊,笑着用胳膊肘捣捣他,“这个给你。”

    柏沉松:“我是说你俩儿出去过吧,过完年再回来,天天吵得我脑袋疼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儿还小啊?”梁峰看他,“大点儿能干嘛。”

    拎着菜走到厨房的时候,抬眼瞄到了桌上的便利贴纸条,那漂亮的字一看就柏云轩写的。

    ——哥,我去泡温泉,中午就回来。

    柏云轩嘶了两口气儿,从嘴里吐出来两颗花椒和一片姜,辣红了脸看人,怪委屈的,“我,我是不是惹你生气了?”

    柏云轩就是个没主意的,只会盘个小细腿窝在旁边看,半句话也不敢出。

    包饺子的时候一人嘴里叼了根小黄瓜,咔嚓的嚼。

    平时都这么搂着,也没觉得怎么样。

    说完撒开步子就跑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订个位置。”江一柯夹了一筷子海带给柏云轩。

    那小子吓得一哆嗦,把人推开,脸红得跟桃子似的,抬头看江一柯,“我哥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脑袋都快靠在柏沉松背上的时候。

    柏沉松瞪他,“你使唤谁呢。”

    梁峰盯的出神,牙痒,还想叼一口。

    那小子端着碗,眨着双大眼睛,嘴里嚼着块肉,满脸认真的盯着他,一脸的纯真样儿。梁峰咳了一声,把爪子收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出去过吧。”柏沉松端了锅放在电磁炉上,盘腿坐那儿捣鼓料碗。

    梁峰:“..”

    “我这儿管售后,管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过年那天几个人一起去了度假村,订了一套房,上下两层还带个小院子。

    “我那儿大点。”江一柯坐边上,手里拿了个几个大蒜在剥。等会儿要用的。

    手指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在腰上捏,柏沉松腰上摸着硬,梁峰就喜欢挨着皮肉,在上面慢慢磨几下。

    今年过年四个人准备一起过,但在哪儿过几个人都没商量好。江一柯说在他房子,梁峰又不愿意,非要在自己家房子,两个人跟拔河似的,拽过去拽过来没个定数。

    就喜欢看热闹。

    “好了,咱俩当苦力吧。”柏沉松把肉馅拿出来。

    喝水就喝水吧,喝两口就闹腾起来了,搂着抱着的在那儿啃。

    梁峰在旁边帮忙洗洗菜,手里拿着两片黄瓜非要往柏沉松脸上盖。

    抬眼对上了旁边柏云轩的眼睛。

    被这小子看着,怪羞的,没好意思干这些腻歪的事儿。

    柏沉松偏头一看。

    “不是海带吗?”江一柯懵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包

    梁峰转头看他,“别笑,拿酒去。”

    “没,没有啊。”江一柯和对面大眼瞪小眼的看着,起身拉着人去厨房喝水去了。

    “打电话也没人接。”柏沉松手里拿着手机,拨了五六个。

    柏沉松买了几大包的食材,准备过去一起包饺子。

    他盯着柏沉松后脖颈那块儿,衣领边上还有点儿红透出来,昨儿晚上咬的。

    柏云轩看看柏沉松,手肘点了点他哥,扬着笑,“去吗?”

    柏沉松差点儿没扛起来砸死他。

    梁峰天天下了班回家就坐那儿剥毛豆,自己造出来孽,柏沉松也就心情好了才帮他一下。

    自己起身去冰箱端酒瓶去了。

    “出去过也行,度假村那边开着,就是不知道人多不多,附近有雪场和温泉。”江一柯抬头看看云轩,扬了下巴,“去吗?”

    柏沉松又看了一眼梁峰,那人接收到信息,点点头说,“去呗。”

    柏沉松坐那儿低头吃排骨,梁峰靠在沙发靠背上喝了缓慢抿着杯里的酒水,他就是平日里抓人抓习惯了,下意识的抬手在柏沉松腰上一搂。

    那小子看都没看直接往嘴里塞,一秒不到的功夫,皱眉苦着脸,小脸一耷拉,“辣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前两天邻居大爷给的,说是亲戚种的,非让他拿,老人家说话好听,结果梁峰买了一麻袋回来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恐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谁先碰的瓷!

酸皮橙好酸
本页面更新于2022

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

Copyright © 2022 尘宵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