酸皮橙好酸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尘宵小说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[    【作者酸皮橙好酸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,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柏沉松翻身,半边身子进了被子,又爽又悔的,强迫自己清理脑子,没继续想。

    柏沉松抹了一把脸上的水,“酒吧,还有梁峰。”

    “今儿要下雨了?”柏沉松抬头看天,乌沉沉的。

    “能,我直接进去了,你回吧。”柏沉松摆着手,转身朝小区里面走,走路步子倒是没晃,看着还算正常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南子回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喝的,一个人吗?”南子无聊,站在餐桌边上拿了个橘子,剥了皮塞嘴里。

    “咳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柏沉松拖着音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反正大半夜的也该睡觉了,没必要再继续折腾灯。柏沉松挂好衣服,直接后背冲着床一仰,直愣愣的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转身又按了几下,灯坏了。

    “呕.....”柏沉松突然弯腰又呕了一声,转身趴在垃圾桶上,半点儿没吐出来。

    句号:睡了吗?

    柏沉松穿好鞋,手里揣了把钥匙,“烤肉店?”

    柏沉松觉得自己就是喝多了,脑子不清楚,酒精让人兴奋,所以勾起了欲望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柏沉松低头查地图。

    柏沉松迷迷糊糊摸了下腰边,拽出手机,接了。

    柏沉松直着眼神看人,就是那种喝多了脑子懵了傻乎乎的表情,俩人互相笑着盯了两秒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南子点头。

    第二天,柏沉松直接一觉睡到了中午两点,要不是南子打电话,他还能继续睡下去。

    “没,就是想吐。”柏沉松站直。

    扬手脱了衣服直接进浴室冲澡。

    南子又剥了一个,“没事儿,我都好几天没见他了。”

    脑子里乱七八糟什么都有,路边野猫,嘈杂的音乐,酒杯,沙发,开了扣的衣领,蹭在手臂上的热度,拽在手臂上惊人的力度,喉结,烟气儿,香水味,梁峰抵着说话时满腔的热气儿......

    说实话那些酒把柏沉松喝晕了,他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下次喝酒也叫我。”南子说。

    手机震动了至少有十几声。

    柏沉松进卧室后习惯性的拍了一掌墙上的灯。

    热水打在肌肤上,他双手撑着墙壁,站在水底下闭眼一动没动,就那么冲了将近半小时。

    缓过来,脑袋边的手机响了下,有人发消息,好死不死还是梁峰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柏沉松嘴里全是牙膏沫,回浴室漱了口。

    瞧着柏沉松,“你昨儿晚上喝酒去了?”

    柏沉松到家坐沙发上缓了会儿,去冰箱抱着一大罐橙汁灌,灌完好多了。

    衣服被泡进水里,起了一片泡沫,揉了两下,什么味儿也没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这都喝完酒了,除

    柏沉松没回,喘了两口气儿,起身去洗手,回来坐床上回了句:睡了。

    出浴室门,柏沉松站在水池面前洗身上刚脱下来的衣服,拿在鼻尖闻了下,酒味儿,烟味儿,还混着梁峰身上的淡香水味儿。

    梁峰问了句,“能回去吗?”

    结果今儿没亮。

    梁峰那边没继续说话。

    梁峰那句话刚说完,脸凑近。

    他是醉了,又没醉。

    “没说有雨,估计阵雨吧。”南子插兜晃着,“对了,那个梁峰是富二代吗?那么有钱,暴发户?”

    “操。”柏沉松粗着气儿,觉得自己有病,想着那人干这种事儿。

    南子咳了好几声,“操,这橘子水呛死我。”他转头迷惑看着柏沉松,“你俩儿关系这么好了啊?”

    柏沉松撑着手臂坐起来,“要不你先上来,我现在起床。”

    南子愣了下,“你感冒了?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。”柏沉松在刮胡碴,又用凉水冲了下。

    梁峰气笑了,“操,你故意的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中午的找你肯定是吃饭啊,我到你小区门口了,下来。”南子喊。

    梁峰看着他消失在小区楼门口,转身在路边打了一辆车,直接报的家里地址。

    “出去拍片子去了吧,幽灵一样。”

    柏沉松用冷水泼了两把脸,嘴里塞着牙刷的时候门铃响了,过去开了门,南子一个大跨步就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漆黑的房间,窗帘后面透出的月光挤进来,在地板上划了一道不明显的直线。

    “喂.....”一开口嗓子全哑了。

    他突然偏身脸捂在被子上低吼了一声儿。

    柏沉松手钻了下去,望着天花板,地板上衬出他上半身的影子,一颤一动,中间上下加速晃着。

    “你昨儿睡的跟猪一样,都叫不醒。”柏沉松偏头笑,走过去拍了下他腰,“江一柯的橘子,你他么准备全吃完。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恐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谁先碰的瓷!

酸皮橙好酸
本页面更新于2022

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

Copyright © 2022 尘宵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