酸皮橙好酸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尘宵小说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[    【作者酸皮橙好酸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,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“没事儿,你来,我接你去。”柏沉松开心,太久没见那小子了。

    他绕了一圈,缓慢的蹲在床边。

    他在琢磨要不要叫醒梁峰,他怕这人万一醒了,把他当小偷,在黑暗中给他一脚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嘟——

    折腾一晚上不能算亏,起码见到人了。

    梁峰把密码换了。

    梁峰左手手臂上裹了好几圈的白纱布,从小臂裹到了大臂,估计伤口挺多的。

    心里跟着颤,揪的难受,梁峰想他是实话,一点儿假也没掺。

    冰子还在店里,很快就回了消息。

    “行!我五点多到,到了给你打电话!”南子嗓门还是大。

    两只小东西耳朵灵,听到动静儿就醒了。

    他悄咪咪的出了大门,低头给冰子发了个消息,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估计闻到味道了,狗狗蹭了两下,没叫。

    梁峰:“确实好久没见了,是得好好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柏沉松原地愣了三四秒。

    冰子:收到!

    “今天?”柏沉松猛地把头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叫醒了抱一下,亲一下,还得走,搞得自己难受,梁峰也难受。

    梁峰在做梦,声音低,听不清,柏沉松耳朵扒在他嘴边才听清自己名字。

    柏沉松仔细看了手臂,瞧着没什么事儿了,叹了口气,起身又缓慢的朝门外走。

    柏沉松开门的时候很小心。

    屋子里面黑,柏沉松站在门口缓了好久,鼻子没来由的发酸,吸口气儿都是颤的。

    “嘘。”柏沉松小声在狗头上摸了两下。

    南子问:“今天有事儿?”

    南子给他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真想躺在边上睡。

    柏沉松眼睛里蒙了一层水雾,脑袋捂在床边缘的被单上,就那么在床边趴着,趴了不知道多久,手抬起来的时候都麻。

    出租车停在公寓门口的时候,那种熟悉的感觉有突然间回来了,很舒心。

    玻璃渣子崩起来不长眼睛。

    柏沉松算算日子,好几个月没回公寓了。

    胳膊这事儿梁峰不想说就不说了,他干脆当不知道算了。

    直到在最熟悉的家门口按密码的时候,出错了。

    再过会儿天就该亮了。

    梁峰侧身躺在床,就睡了半边。

    柏沉松低头把面吸溜光,回宿舍换衣服洗澡,躺床上的时候找了家附近挺有名的烧烤店,那店里生意太好了,位置还得预定,幸亏时间早,柏沉松订了一个。

    柏沉松笑了笑,门口有打了辆车,坐高铁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害我闻了好久啊。”

    柏沉松笑:“最近怎么样?”

    柏沉松凑近了他的脸,闻到了暖烘烘的薄荷味儿,被单上带着香水和沐浴露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南子等会儿来,一块儿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到时候大清早开会的时候挎着张脸,难看死。

    大半夜的走廊也没人,但柏沉松知道密码,一路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柏沉松一进去,看到人的时候就憋不住了,默默把手收回去,没打算叫醒他。

    密码换成他的生日了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那小子变什么样儿了,等会儿接他去。”柏沉松手里甩着根充电线,语气顿了一下,“店里还好吗?”

    对面梁峰心情听着也不错,“挺好的,有什么喜事儿吗?听着感觉你挺开心。”

    梁峰卧室门关的很紧。

    去食堂买了份汤面,坐在大风扇底下边吹风边吃热面。

    让他帮忙催着点儿,让梁峰去医院换药。

    “开会怎么样?”柏沉松笑着问。

    他偷偷摸摸的从门缝里溜了进去。

    伤没事儿就行。

    梁峰笑了笑,“挺好的,这两天人多,怪忙的。”

    那间屋子太久没进去了,还是一成不变。

    梁峰睡觉的时候挺老实的,没什么动静儿。

    嘟——

    隔了几秒,柏沉松试探性的重新输了一串儿。

    虽然梁峰不知道。

    卧室里开了空调,一股熟悉的木质调香水味味儿。

    “挺好的,我这今儿放假,刚好去看你。”南子喊。

    “沉松……”

    之前两个人打电话的时候说过,狗现在掉毛掉的厉害,一开卧室门就喜欢往里面钻,梁峰床上每天都是狗毛和猫毛。

    滴的一声,开了。

    按理说叫醒人就好,但柏沉松有点儿不敢。

    每天下班回来躺床上能粘一身的毛。

    熬了一夜,柏沉松在路上睡了三个多小时,回学校的时候也缓了过来,有精神了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恐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谁先碰的瓷!

酸皮橙好酸
本页面更新于2022

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

Copyright © 2022 尘宵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