酸皮橙好酸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尘宵小说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[    【作者酸皮橙好酸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,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学校宿舍单人间,看着比本科那时候的宿舍好太多,房间不大,但东西全,装潢看着像小酒店。

    对于适应环境来说所需要的时间不多。

    柏沉松目前没打算出去租房,宿舍条件挺好的,单人间也没人吵。

    柏沉松把行李接过去,排了队朝里走。

    话说多了也没用,该说的也都说了。安安静静的享受最后一次就好。

    柏沉松是压着最后一天报道的日子去的学校。

    他给梁峰打了视频,那边隔了几秒就接了。

    行李的车轮在石子地面上疯狂作响,嘎吱声听的人心里难受。

    柏沉松起床照例洗漱,换好衣服,给狗倒了粮。行李放在门口,他坐在沙发上安静等梁峰换好衣服送他去车站。

    他抬头朝墙顶上看,真怕等会儿掉墙皮。

    队里的人走三步望一步,等进了车站,彻底看不见人了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了一眼手机,给梁峰拍了个窗外的照片,发了个小太阳的表情。

    俩人一松,柏沉松说,“快到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他站在床边,后脑勺对着床铺直愣愣的倒了下去,哐的砸下去,在上面弹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嗯,忙完了,没事儿干。”梁峰坐地下,眼睛盯着他,“回家又没人。”

    柏沉松靠近,闻到了熟悉香水夹杂着薄荷的味儿。

    柏沉松偏头笑了笑,坐起身子靠在床头,“给你看一圈,挺小的。”

    梁峰那会儿已经上车了,在等红绿灯,准备回家把狗溜了,然后去店里。

    “到宿舍了?”梁峰也是浑身汗淋淋,脸上低着水珠,撩起衣角擦了一把。

    他起身拿着手机转了一圈,房间还有个小阳台,墙壁被太阳晒得发烫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是你兄弟..”

    梁峰站边上插兜看他。

    “沉松。”梁峰站在身后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柏沉松平时睡觉不喜欢黏着,梁峰抱他,他嫌热。走的前一晚上,睡觉的时候难得没有说话,自己乖乖贴去了对方怀里,热的胸前一片粘腻的汗,一晚上没撒手。

    柏沉松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“在健身房吗?”柏沉松躺在那儿,一只胳膊枕在脑袋后面笑着看他。

    卫生打扫结束才发现空调没开,热的浑身都是汗,衣服黏在背后上,从桑拿房里刚蒸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了一眼手机消息,抬头看着前面的路,不自觉会勾着唇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热成这样了,胸前全湿了。”梁峰靠在身后的器材上,手臂搭着膝盖,笑容说不上的宠溺,看自己家宝贝。

    一只脚都迈出去了,突然抽了风似的冲回卧室。

    “忙着打扫没开空调。”柏沉松说完,单手拽着衣领,直接把

    但平时黏在一起的两个人突然分开后,那种不适感一时半会儿也缓解不了。

    路程不远,高铁三个多小时就到了。

    宿舍装潢看着是真的好,隔音差也是真的差,房间里放音乐隔壁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柏沉松不是那种没有独立能力,喜欢黏着人,依赖人的性子。但习惯这个东西总是可怕,脱离舒适圈和周围的一切之后会不可避免的有一些难受。

    柏沉松回头的一瞬间,被人掐着腰,扶着脖颈,唇上一片湿润,唇齿被撬开,近乎蛮力的和对方的柔软交缠在一起,亲吻了长达几分钟,最后一点儿呼吸也被夺去。

    柏沉松东西不多,收拾了两个多小时,被子枕头是提前寄过来的,小东西等会儿去超市买。

    梁峰穿了身干净清爽的白短袖和牛仔裤,头发沾了水,湿漉漉的还没干。他冲柏沉松招招手,把行李提在手里开了门。

    但当一切安静下来,坐在椅子上看窗外的时候,那种情绪猝不及防的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继续缠着也没用,梁峰点点头,进入电梯乖乖取了车,将人送去了车站。

    早晨七点多的车。

    梁峰站那儿看他笑,柏沉松也是感觉怪,尴尬的都没看他,手插兜里咳了一声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梁峰手掌贴在他后背,哄小孩一样,轻轻拍一拍,紧紧抱着。

    柏沉松提着行李安检,去站台,在一片混乱人群中上了车。这些外在的东西打乱了思绪。

    新店已经开张了,生意还挺好的。

    柏沉松一路上一直在转着手腕上的手环,搓着,磨着,在唇边贴了贴。

    酷暑的日子,车站一片空旷,除了人,连个阴凉处都很少。

    憋半天不知道说什么,一张口就绷不住,还不如憋着。

    把梁峰卧室桌上最后那点儿香水给抢走了。

    但真的提着行李搬进去之后,低头拿衣服的功夫,楼上他么跟蹦迪似的,哐哐两下。

    他手指搭在了行李把手上,在梁峰手指上捏了捏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恐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谁先碰的瓷!

酸皮橙好酸
本页面更新于2022

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

Copyright © 2022 尘宵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