酸皮橙好酸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尘宵小说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[    【作者酸皮橙好酸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,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嘀嘀嘀——

    太久没见梁峰了,他其实很想。但因为刚从睡梦里出来,大脑都没来得及兴奋,门就开了。

    梁峰那边还没挂断,虽然没开口,但柏沉松还是听到了钥匙碰撞声,狗子也叫了一声,大门咔嚓一声响,梁峰耳边夹着电话,张口一句,“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优越显著的肌肉线条在暖光灯底下看着诱人,胸口哪儿滴着一滴汗珠。柏沉松眼神还没来得及继续朝下看,整个人猝不及防的被人按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心情好了扑上去说干就干了。

    结果梁峰朝前跨一步,反手关了门,扬着手臂就把身上短袖脱了。

    柏沉松听到那边的动静儿,估摸着这人已经上车了,也没再继续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后腰硌在桌面上,被人压着轻吻。柔韧劲儿不够,实在没办法,自己撑着桌子坐了上了,直接躺下了。

    包扔在椅子上,翻身躺上了床,怕等会儿睡过了,定了闹钟,开了小灯,给梁峰发了地址和房间号才安心睡过去。

    梁峰穿了身黑色短袖休闲裤站在门口,手里捏着手机,外头太热了,脖颈上出了些薄汗。

    “你明天再来吧,这么晚了。”柏沉松坐床边笑。

    柏沉松太久没有感受到这种柔软强烈滚烫带着粗暴的吻,唇舌带着强烈的情绪在翻搅吸吮,恨不得把人吸食进身体里。

    速度太快了,猴一样。

    电话挂断后,柏沉松坐床上木楞了半天。

    他匆匆拿着手机,在学校附近找了个酒店,订了一间房。

    想了半天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应该干嘛。

    大晚上在微光底下,脸部轮廓锋利硬朗,一段时间没见稍微瘦了点儿,单薄衣料底下的肌肉越发明显。这人眼神看着要吃人,恶狼似的。

    但凡有一方躲了

    他扫了辆单车,骑到了酒店门口,进去办好入住。

    这会儿莫名其妙给了几个小时的准备时间,柏沉松那心里说实话都有点儿慌。

    柏沉松:“..”

    屋子还挺宽敞,进门有个桌子,左手边是面镜子,床看着能睡三个人,足够翻腾了。

    门外头一阵热风扑进来。

    叮咚——

    磨磨蹭蹭洗了半个小时,整个人在水里抹了一把头发,大半夜的不睡觉,在这儿洗澡,洗完澡还要去翻墙,什么事儿啊。

    “你慢点儿..”柏沉松觉得挺好笑,都没来得及好好看人,如狼似虎的推着人就准备吃。

    真够逗的。

    一个澡洗的脑子都清醒了。

    那动静儿大,柏沉松吓的整个人一个哆嗦坐了起来,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关哪个。

    他收拾了两件儿衣服,背了个运动包,又偷偷摸摸的溜出了宿舍。

    做这事儿的时候心里还是虚的慌,都这么大的人了,开个房还是跟做贼似的。

    柏沉松脑袋埋在被子里睡,整个人浑身暖烘烘的冒热气儿。进门忘记开空调了,下意识地脱了上衣。

    真跟贼似的。

    这技能也是好几年没实践过了,上一次翻墙还是高中,一伙人大晚上爬出去吃烧烤,把人家墙根里的猫吓得半死。

    就是这事儿突如其来,没防备,搞得他脑子有点儿晕,加上晚上那点儿酒,这会儿脑子更转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路上小心,开慢点儿。”他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梁峰语气扬着挺开心的,“好。”

    环视了一圈房间,赶紧开灯洗澡去了。

    柏沉松这会儿是真困,进门就连打了三个哈欠。

    平时俩儿人做那事儿的时候都是看心情。

    大半夜的路上没人,柏沉松压着顶棒球帽。

    “惦念一晚上也睡不着。”梁峰按了车钥匙,车库里面滴答一声。

    他按了闹钟,穿好拖鞋去开门。

    凌晨五点多是睡得最香的时间段。

    他是做梦都没想到,自己有生之年出门还得靠翻墙,翻墙的目的还是去开房。

    梁峰过来最少也得四个小时,柏沉松瞄了一眼时间,凌晨一点了,等梁峰开车过来得早晨了。

    手机闹铃和门铃几乎是同时响起。

    柏沉松双脚落地的时候,低着头笑了半天。

    梁峰勾唇笑了笑,俯身对着那张日思夜想的唇贴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翻..翻墙?”柏沉松彻底坐了起来,望着窗外的光反应了好半天,手指捏着刚脱下来扔在床上的衣服,脊背绷得直。

    他顺着墙根小心的走,环视了一圈看着没人,抓紧时间扒着墙跨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人冲动起来挺吓人。

    这人八成是忍不住了,大晚上准备朝他这边跑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够不正经的。”

    柏沉松嘴唇刚张开,想喊一声,你来了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恐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谁先碰的瓷!

酸皮橙好酸
本页面更新于2022

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

Copyright © 2022 尘宵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