酸皮橙好酸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尘宵小说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[    【作者酸皮橙好酸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,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“沉松,我等着你。”梁峰直起身子看着他,笑着抬手在他脑袋上搓揉了两把,“不开心了给我说,郁闷了就回来,我一直都在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?开麻辣烫店啊?”梁峰无语了。

    梁峰接了句:“等你走的时候我也得难受死。”

    梁峰点点头,“嗯。”

    梁峰挑挑眉,手上半支烟递过去,柏沉松接过去抽剩下的。

    等红绿灯,梁峰踩了脚刹车,偏头看他笑笑,“舍不得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挺开心的。”梁峰开了眼窗外,“拉面?”

    南子提前买了票,乔庭也是隔天的票,几个人说一起吃个饭在再走。

    柏沉松站在校门口的时候还在想,如果没有梁峰,没有这一切,他大概已经买票去别的城市工作了。

    去年的这个时候,柏沉松大概还躺在奶茶店仓库的床上睡午觉,南子说今年的学妹很好看,乔庭还在琢磨饮料,轻松悠闲的日子总会结束,一批换了另一批。

    这诡异的气氛,柏沉松能感觉到梁峰心里难受,就是舍不得,憋得慌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假期过了一段时间的舒坦日子,看了几十部电影,吃了好几场火锅日料,游乐园最后几天开门,两个人玩儿揽入过山车,骑了旋转木马,照片拍的手机内存严重不足。白天一本正经的闹,晚上黏在一起做.爱,发泄爱意和情绪,折腾的手抖腿软。

    这种梦一般的好日子终究还是要结束。

    站在走廊看着窗外,端着水杯看了好久,老干部似的。

    梁峰瞄到桌上橘子皮,“甜吗?”

    “完事儿他么是不是要睡觉了,你吃不吃饭了?”

    跟去年的那个夏天一样,一切都没变,阳光晒得皮肤痛,燥热。

    柏沉松盯着发亮的数字,眼前模糊,被水汽挡着,说话声儿都有点哑,半天才回了句,“好,知道了哥。”

    大概也不会坐在路边圆墩子上,手里拿支冰棍,悠闲的等那辆越野车接他去吃饭。

    南子抬头问他,“你那边怎么样?梁老板说什么?”

    柏沉松走过去,靠在阳台栏杆上笑着看他。

    毕业前的日子过的飞快又忙碌,埋着头准备论文,为答辩焦虑,等真的答完了,出了门,一切结束,跟做了一场梦似的。

    “把屏幕给我转过去!”

    一个月的时间,身边的一切都变了。

    柏沉松心里那口气是彻底憋那儿了,喉结上下一滚,鼻头都发酸。

    时间过的飞快,尤其是过完年,上班开学,一堆事儿像一座座压死人的大山似的朝头上砸。

    “以后还能见。”柏沉松把烟压了,“是吧。”

    实习本来应该结束了,但手头上项目还没完,领导说让他坚持一下,柏沉松碍着面子,也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南子撇撇嘴,“小日子过的真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没人照顾你了。”梁峰在漆黑的走廊站着等电梯,微弱的光打在侧脸上,“我不在旁边,你要自己照顾自己。”

    空气凝固了很久,柏沉松偏偏头看他,说不上的感觉。

    嗦面的中途,南子给柏沉松发了十几条消息。

    柏沉松倒也没有多激动,就是感觉这次真的要毕业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也挺好的嘛。”柏沉松伸手从桌上拿了个橘子,慢慢剥着。

    柏沉松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,出来换了身儿干净衣服,梁峰早就穿好了,站阳台那边在打电话。

    他按着脑袋亲吻,唇舌相缠吸吮,非要尝那人口腔里的温热。

    柏沉松,“还没,刚出门。”

    我一直都在

    别人的看起来最香,别人的烟抽起来也比自己的好,谁也不嫌弃谁。

    南子打了个视频。

    答应的后果就是七八点回到家,戴着眼镜继续写论文,写到半夜。

    柏沉松笑着上车,“哪里还有下次啊。”

    梁峰低头笑了半天,抬头又望着外面远方的高楼,沉默着一直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嗯,装完了,下个月吧,下个月能开门了。”梁峰开车掉了个头,“烤肉?”

    他转头看着人,“还得麻烦我们老板多跑跑了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南子:“我他么还在这儿呢,都当我死了是吧!”

    日子仿佛没有停歇,拍毕业照,准备工作,准备聚会..

    “有点儿吧。”柏沉松手肘支在玻璃沿上,偏头靠上去,“感觉平时看习惯了,一走有点不适应。”

    但又不能拖着人不让走,估计挺无奈的。

    嘟——

    树上的蝉又开始发了疯的叫。

    等梁峰过来拽着耳朵让他睡觉的时候,他才勉强关了电脑。

    原本压着雪干枯的树枝,现在开满了新叶,一片油绿色。

    “他们到店里了?”梁峰问,手臂支在栏杆上朝外面看。

    柏沉松笑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柏沉松点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折腾到柏沉松吃完饭,到家躺沙发上吹空调的时候才结束。

    背后的手掌朝上搓了一把,柏沉松刚在吹空调,吹的皮肤表面冰凉,梁峰手放在上面不愿意松开,来回搓。

    “隔一周我就回来一次,平时空闲给你打电话,晚上视频。”柏沉松笑了会儿,“你别嫌我烦就行。”

    大夏天太阳底下抱着纸箱子在校园里来回的跑,还有些行李没寄出去。

    那两个月大概是过的最匆忙的日子。

    不说点儿什么感觉怪怪的。

    “吃完就散了。”梁峰瞄他一眼,笑了笑。

    全是图片,收拾行李的图片。这小子东西太多了,鞋就能装好几箱。

    梁峰开了车窗招招手,脑袋上架着墨镜,勾着笑看坐在路边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这种动作时不时的就会发生,习惯了。

    梁峰正好从浴室出来,单手扶着脑袋上的毛巾,瞪圆了眼看柏沉松,“你要砸死我啊?”

    奔驰G那个大家伙在树底下停着,打了声喇叭,把人家等车的学生吓得半死。

    柏沉松嬉皮笑脸,“开玩笑的。”

    柏沉松坐那儿都显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季节变换的快,上一秒还在过年,穿着羽绒服在街边搓手,下一秒抬头都夏天了。

    五月底的时候柏沉松结束了实习,在做最后的论文修改,成天泡在图书馆里,脑袋上压着顶棒球帽,鼻梁上夹着副眼镜,左手咖啡右手笔,一坐就是一整天。

    梁峰看上了一家店,准备买了再开一家酒吧,那段时间忙着开会,好不容易敲定下来,装修招聘一堆事儿等着处理。

    “能,喝多了给你扛回来。”梁峰顿了下,掐着他后脖颈低声说,“出去就别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那么热,下次打了电话再出来。”梁峰关了窗户,对着另一边打开的车门说。

    柏沉松看他,“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柏沉松一直不觉得自己像传统意义上得学生,为成绩高低,谈恋爱,考证,宿舍矛盾等去操心。包含但不是全部,可能扛了更多,让他一直有种半个身子已经进社会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问,“今儿能喝酒吗?”

    身边到处都是提着行李打车去机场,火车站的毕业学生。

    “不回来了?”梁峰问。

    视频开着,把人家忘了。

    “你那边装修完了?”柏沉松低头再检查文件袋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浑身汗淋淋的坐在树底下,问柏沉松在干嘛。

    柏沉松又从一个校园迈进另一个校园,但他也知道,一个阶段过了就是过了,哪怕依旧保留学生的身份,但一切还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柏沉松软着声儿把头探过去,“这么舍不得我啊。”

    柏沉松低头笑笑,“我这么大的人了上学还带个家属。”过了一会儿,一口气叹下去,“我也舍不得你啊。”

    那天改完了终稿给导师发过去,起身接热水的功夫,站在走廊里接了个快递的电话。

    柏沉松看了眼手机,南子打的,“估计到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不像毕业的,像回家吃饭的。

    梁峰伸了个懒腰,“昨天太困了,什么都没听见。”

    宿舍搬了个干净,奶茶店转让,有些人打了招呼一辈子就不见了,连门口的炸串店都涨价了。

    就只能把手放过去,在他手心里捏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你做梦呢,我昨儿晚上就说,今天最后一次,过来拿个文件就结束了。”柏沉松笑。

    夜晚吹的依旧是暖风,阳台上没什么光,楼下路灯昏黄,被虫子围堵,绕了一圈又一圈。

    嘟——

    梁峰笑他,“别动不动打架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什么啊,小梨去别的地方工作了,我也不知道怎么办。”南子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,“能挺多久挺多久吧,我只能说尽力,到时候什么情况谁也说不准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去哄人,手机甩沙发上也没管,过去勾着梁峰脖子在嘴角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手指死捏着阳台的栏杆,看着人点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柏沉松被工作和论文压的喘不过气,黑眼圈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梁峰带着粗重的呼吸,抵着人额头笑,“甜的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吃点儿吧,晚上跟南子他们吃饭。”柏沉松关好文件,“两个人明天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选址远,开车得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吃饭的地儿就在公寓附近,两个人过去五分钟不到,不着急。

    柏沉松没话说了,抿了下嘴唇,冒出啦一句,“要不你在学校门口开家店?”

    柏沉松低头看看时间,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想一起吃个中午饭都变得奢侈。

    “在吹空调,梁老板在洗澡,我等会儿也去泡个澡,然后看个电影,昨儿买了本书稍微看一会儿,完事儿..”

    等到毕业,拍了照片,收拾好行李出了大门的时候。那种学生身份标签突然间变得格外强烈,失去的一瞬间总是深刻的。

    “没说什么,挨得近,见面也算方便。”柏沉松嘴里塞了口橘子,“他要敢干别的事儿我拎着啤酒瓶过来砸死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还没说完嘛。”柏沉松笑,“然后出门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录取通知下来了。

    柏沉松:“..”

    途中学生陆陆续续的开始打包行李,石子路上被轮胎压的嘎吱响,出了门,这辈子大概都不会回来了。

    梁峰:“难受吗?”

    南子和乔庭找了工作,一个回老家,一个去大城市。

恐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谁先碰的瓷!

酸皮橙好酸
本页面更新于2022

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

Copyright © 2022 尘宵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