酸皮橙好酸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尘宵小说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[    【作者酸皮橙好酸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,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梁峰看上了一家店,准备买了再开一家酒吧,那段时间忙着开会,好不容易敲定下来,装修招聘一堆事儿等着处理。

    南子和乔庭找了工作,一个回老家,一个去大城市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假期过了一段时间的舒坦日子,看了几十部电影,吃了好几场火锅日料,游乐园最后几天开门,两个人玩儿揽入过山车,骑了旋转木马,照片拍的手机内存严重不足。白天一本正经的闹,晚上黏在一起做.爱,发泄爱意和情绪,折腾的手抖腿软。

    答应的后果就是七八点回到家,戴着眼镜继续写论文,写到半夜。

    柏沉松站在校门口的时候还在想,如果没有梁峰,没有这一切,他大概已经买票去别的城市工作了。

    柏沉松又从一个校园迈进另一个校园,但他也知道,一个阶段过了就是过了,哪怕依旧保留学生的身份,但一切还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途中学生陆陆续续的开始打包行李,石子路上被轮胎压的嘎吱响,出了门,这辈子大概都不会回来了。

    五月底的时候柏沉松结束了实习,在做最后的论文修改,成天泡在图书馆里,脑袋上压着顶棒球帽,鼻梁上夹着副眼镜,左手咖啡右手笔,一坐就是一整天。

    柏沉松一直不觉得自己像传统意义上得学生,为成绩高低,谈恋爱,考证,宿舍矛盾等去操心。包含但不是全部,可能扛了更多,让他一直有种半个身子已经进社会的感觉。

    大概也不会坐在路边圆墩子上,手里拿支冰棍,悠闲的等那辆越野车接他去吃饭。

    那两个月大概是过的最匆忙的日子。

    去年的这个时候,柏沉松大概还躺在奶茶店仓库的床上睡午觉,南子说今年的学妹很好看,乔庭还在琢磨饮料,轻松悠闲的日子总会结束,一批换了另一批。

    我一直都在

    “不回来了?”梁峰问。

    树上的蝉又开始发了疯的叫。

    “你那边装修完了?”柏沉松低头再检查文件袋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两个人想一起吃个中午饭都变得奢侈。

    实习本来应该结束了,但手头上项目还没完,领导说让他坚持一下,柏沉松碍着面子,也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站在走廊看着窗外,端着水杯看了好久,老干部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做梦呢,我昨儿晚上就说,今天最后一次,过来拿个文件就结束了。”柏沉松笑。

    柏沉松被工作和论文压的喘不过气,黑眼圈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毕业前的日子过的飞快又忙碌,埋着头准备论文,为答辩焦虑,等真的答完了,出了门,一切结束,跟做了一场梦似的。

    身边到处都是提着行李打车去机场,火车站的毕业学生。

    选址远,开车得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柏沉松坐那儿都显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一个月的时间,身边的一切都变了。

    南子提前买了票,乔庭也是隔天的票,几个人说一起吃个饭在再走。

    柏沉松笑着上车,“哪里还有下次啊。”

    那天改完了终稿给导师发过去,起身接热水的功夫,站在走廊里接了个快递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外面那么热,下次打了电话再出来。”梁峰关了窗户,对着另一边打开的车门说。

    “随便吃点儿吧,晚上跟南子他们吃饭。”柏沉松关好文件,“两个人明天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像毕业的,像回家吃饭的。

    这种梦一般的好日子终究还是要结束。

    “嗯,装完了,下个月吧,下个月能开门了。”梁峰开车掉了个头,“烤肉?”

    等梁峰过来拽着耳朵让他睡觉的时候,他才勉强关了电脑。

    原本压着雪干枯的树枝,现在开满了新叶,一片油绿色。

    时间过的飞快,尤其是过完年,上班开学,一堆事儿像一座座压死人的大山似的朝头上砸。

    梁峰伸了个懒腰,“昨天太困了,什么都没听见。”

    柏沉松倒也没有多激动,就是感觉这次真的要毕业了。

    季节变换的快,上一秒还在过年,穿着羽绒服在街边搓手,下一秒抬头都夏天了。

    嘟——

    录取通知下来了。

    奔驰G那个大家伙在树底下停着,打了声喇叭,把人家等车的学生吓得半死。

    跟去年的那个夏天一样,一切都没变,阳光晒得皮肤痛,燥热。

    等到毕业,拍了照片,收拾好行李出了大门的时候。那种学生身份标签突然间变得格外强烈,失去的一瞬间总是深刻的。

    日子仿佛没有停歇,拍毕业照,准备工作,准备聚会..

    宿舍搬了个干净,奶茶店转让,有些人打了招呼一辈子就不见了,连门口的炸串店都涨价了。

    梁峰开了车窗招招手,脑袋上架着墨镜,勾着笑看坐在路边的那个人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恐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谁先碰的瓷!

酸皮橙好酸
本页面更新于2022

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

Copyright © 2022 尘宵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