酸皮橙好酸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尘宵小说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[    【作者酸皮橙好酸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,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两个人在门口那儿,勾着脖子扶着腰,接了个温柔极其缠绵的吻,身上那点儿冷气儿全部磨没了。

    见面免不了要缠绵,等车停好,上了楼,打开家门。

    车站大门口的帘子一掀开,一口热气喷出去。梁峰揽着他肩膀朝停车场走。

    梁峰缓慢的支起身子,脑袋顶在柏沉松肩

    柏沉松扬手脱了卫衣,跨坐在对方身上得时候没坐稳。

    沙发上照例放了叠毛毯,他经常在沙发上不小心睡着。

    梁峰新铺了地毯,深灰色,踩上去绵软。

    他们相拥,隔着厚重的衣物却还蹭了一身暖意。

    毛毯裹着俩人,躺在那张软乎乎的毛毯上,余温依旧滚烫,俩人手指缠着一点儿也没松开。

    这次做的异常的温柔,梁峰顺着脊骨一点一点朝下亲吻,柏沉松浑身泛麻,一个哆嗦,抓着脸边的手,一下一下的亲吻梁峰满是汗水的手指。

    柏沉松鼻尖顶在梁峰毛衣领口贪婪的吸了一口,手放进了对方的口袋,去攥那双滚烫的双手。

    这人闲着没事儿干,觉得店里装潢不好看,非要重装一次。

    梁峰手机在桌面上响了好几声儿。

    “你有换车了?”柏沉松笑着惊讶看他。

    确实,那越野也就夏天的时候开开,冬天确实挺要命。

    “估计是叫我们吃饭。”

    柏沉松可舒坦了,他狠不得一秒飞回去,大清早的已经收拾好包站在车站门口给梁峰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梁峰说快过年了,准备在大家走之前,在酒吧搞个聚会,刚好柏沉松今天回来,就一起吃个饭。

    柏沉松屁股上挨了弹簧,早早的就站在了队列前面。

    梁峰开了车门,“那个冬天太冷了,漏风似的。”

    柏沉松勾着他脖子又回了一个吻。

    柏沉松说做饭的时候他得盯着大厨,好好学几道菜。

    候车厅内的广播一声接着一声,他坐在最靠里的椅子上,插着耳机,勾着笑,和对面的人相谈甚欢。

    列车上的三个小时从来没有那么难熬过,到站下车时,柏沉松那心脏不自觉的跳快了些,按不住的那种。

    广播叮咚一声响,列车即将检票。

    柏沉松说随他折腾吧,自己压根没去过几次,没什么建议,他开心就好。

    柏沉松站在人群中太显眼,那么高一个男生,脸上挂着笑,扬手就脱了头顶上方的帽子。

    一脚踏出车厢,一股冷气儿扑面而来。是一种极其熟悉和怀念的感觉,空气中夹杂着冬日大雪下城市的特殊气味,靴子踩在雪地里的摩擦混着车轮轱辘,都是提前回家过年的人。

    柏沉松基本上是第一批放假离校的学生,跑的比兔子快。

    结果两个人一起摔地毯上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梁峰探着身子,抬起他的脸,低头在地方嘴唇上亲了一口,在水面上轻柔一点,慢慢分开。

    沙发上得毛毯被扯下来做遮挡。刚见面,在这屋里用缠绵得情.事做了开端。

    以后每一年,都说一遍我爱你。

    柏沉松有家了,有个人跟他说回家。

    柏沉松拢了拢头顶上方的帽子,领口遮了下巴,大跨着步从拥挤人群中窜出,去找出站口人群中最显眼的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柏沉松再次回到梁峰住处的时候,已经放寒假了。中途课业紧,梁峰没让他回去,自己有时间了就开着车过去看看人,每次见面时间不长,就一天,也就是解解馋的程度。

    柏沉松胳膊肘捣捣他,“电话。”

    那心里面就跟被人捏了一把似的,发麻。

    柏沉松躺那儿笑了半天。

    柏沉松爬起来,拽过旁边的衣物套上,戳了梁峰的腰间,“那么多人,等会儿等急了,起来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顺势相拥倒在了沙发上,梁峰从他的额角亲到了胸口,扯得领口有些变形。

    梁峰穿了身淡色毛衣,裹着黑色长大衣,踏着双马丁靴,整个人看着都显得温柔。手臂撑在栏杆上靠着朝里看。

    身子直接朝后倒,梁峰吓得扶了一把。

    车站里面人多,做不了太过分的举动,偷偷摸摸的捏一下,梁峰嘴唇趴在耳朵边上说悄悄话似的,“先回家。”

    脖颈上被一只手掌覆盖,他缓缓转头,笑着,“你手还是那么烫。”

    梁峰发了两张图片,咖啡店的照片。

    “激动成这样儿了。”梁峰支起身子压过去,手臂圈着人,低头盯了他好久。

    梁峰说:“欢迎回家。”

    柏沉松坐好后,转身把包扔到了后座,脑袋都没来得及转回去。

    别人还在琢磨着临走前去哪儿吃饭,毕竟回家过年,这些孩子跟家长在一块儿其实没多舒坦。

    俯身怜惜似的在他鼻尖亲了一口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恐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谁先碰的瓷!

酸皮橙好酸
本页面更新于2022

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

Copyright © 2022 尘宵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