酸皮橙好酸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尘宵小说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[    【作者酸皮橙好酸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,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柏沉松极其尴尬,但又要装的一脸淡定,偏头咳了一声,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梁峰的身份证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柏沉松懒得解释,点头承认了。

    进去包厢互相打了招呼,都是熟人。聊了没一会儿乔庭来了,带了两个脸生的男人,几个人站起来又客客气气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你昨儿因为什么和人打架啊?”南子问。

    午后街道不算热闹,酷暑天儿,地面上要冒烟,狗走路都嫌烫脚。

    提着苹果去厨房洗的时候,给蛋糕店打了个电话,说下午四点左右过去取。

    柏沉松走了半段路,后背脖颈上全挂上了汗,推开奶茶店的门,深吸一口气才算活过来。

    一群人闹着笑着倒是开心,柏沉松坐边上不知不觉也灌了两瓶啤酒,乔庭

    “昨儿打架的。”柏沉松把身份证塞回口袋。

    柏沉松把蛋糕塞进冰箱,怕化了,转到柜台后面倒了杯加冰的水,仰头灌了。

    柏沉松叹口气:“见义勇为。”

    “梁峰先生?”员工看他。

    “你写啊。”南子觉得他墨迹。

    “卧槽......”南子眼睛瞪得像铜铃,说两个字儿就被柏沉松给掐回去了。

    门锁咔嚓一声,柏沉松前脚踏进去,抬头喊了一声儿江一柯,那人没答应。

    车主不在,宝马车主下车站在街上看着怪可怜无措的,站在路边疯狂打电话。

    柏沉松不唱歌,基本上次次都是坐在边上喝酒看他们胡闹,自己不闹。南子就是个人来疯,疯起来能站在桌上表演脱衣舞。

    南子在仓库睡午觉,这会儿刚醒,头发炸的像头狮子,眯眼咂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转圈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柏沉松还得装,面上笑,心里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柏沉松长这么大就没怎么过过生日,只有小时候爸妈在的时候过,后来人没了,也没心思了。花钱又花力,他压根不在乎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随便找了个火锅店,吃完饭,柏云轩被人领走,他打了招呼掉头准备直接去蛋糕店。

    客厅两个人不知道在干嘛,柏沉松昨儿忙的顾不上,中午准备带柏云轩出个饭。

    蛋糕师还在写字,柏沉松坐在窗边无聊,手点着桌面朝外看,太阳刺眼,他拉下了些百叶窗。

    突然一声,街道对面的酒吧边上停着辆黑色保时捷,硬生生被边上的宝马给蹭了。

    别人的生日他倒是一个不落的帮忙操办,回回弄的像过年。

    南子皱眉拖着音:“不是吧,你逗我呢。”

    柏沉松低眉用手掐着发痛的眉心朝外看。

    “203,左拐。”员工笑着递给他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俩儿打架把身份证给打岔了?”南子那嗓门,整个大厅都带回音。

    门口让出示身份证登记,南子那边都登完了,转头发现柏沉松还没动笔。

    转身刚下电梯,南子跟抽了风似的,“什么意思?梁峰谁啊?”

    柏沉松没说话,他也觉得自己昨天怪傻逼的。

    吱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之前柏云轩18岁生日的时候,他跑去买蛋糕,直接给人家提了个黑白纯色蛋糕回去,柏云轩差点儿没气哭,说柏沉松要给他办丧事儿,说直男都没他直。

    南子说了句牛,抬眼就被刚好开门的小风看见了,勾着两个人脖子就往里带。

    南子对着手机抹他那头狮子毛,一巴掌拍桌上说收拾好了,俩人门口直接打了个车。

    蛋糕店玻璃门上还是发凉,里面空调开的足,头顶上叮铃一声响,浓郁的奶油甜腻味儿扑上来,柏沉松说不上喜欢,他对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一直提不起兴趣。

    倒是柏云轩,跪着趴着哭着直奔着他扑过来,嘴里面念叨什么哥你竟然没死,不知道两个人在闹什么,柏沉松一肚子火没处泄,直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好,谢谢。”柏沉松拿了蛋糕,推开店门给南子打了个电话,问店里开门没,那边说开了,他正在里面睡觉。

    一大早就碰见扫把星,柏沉松提着两袋早餐绕过拐角刚好碰上买水果的小推车,买了一点儿苹果和橘子上了楼。

    店员:“先生,您的蛋糕好了。”

    柏沉松眯眼仔细瞧,估计蹭的挺厉害,车屁股那边蹭掉了一大块漆。

    保时捷估计要被气死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准备低头掏钥匙的时候,里面的声音透过门传了出来。柏云轩那小子的声儿,又哭又叫的,大早晨闹鬼似的。

    后来柏沉松学乖了,进店里专挑自己最不喜欢的,花最多的,他看不上的别人一定喜欢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也盯着他。

    车子开到KTV门口,付钱下车,乔庭那边说快到了,出去柏沉松他们两个,还有五个人,都是一个专业的,有两个是乔庭的朋友,柏沉松不熟,剩下的都还成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恐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谁先碰的瓷!

酸皮橙好酸
本页面更新于2022

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

Copyright © 2022 尘宵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