酸皮橙好酸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尘宵小说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[    【作者酸皮橙好酸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,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柏沉松缠了半天还是不行,实在没辙,低头给那学生家长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他边打电话边琢磨,顺便把梁峰祖宗八代问候了一遍,下次见面想把那人胳膊腿儿都给卸了。

    但柏沉松大概能猜个八九不离十,要不就是青春期小孩得感情困惑,要不就是考试压力大焦虑。

    柏沉松处理感情的方式就是,从根源斩断,不搞那些有的没的,他怕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梁峰不买账,装聋作哑,直接转头就走。

    当时柏云轩也十七八岁,长得漂亮可爱,天天书包里塞了成堆的表白小纸条。

    梁峰盯了他很久,大下午的,站在校门口大太阳地下,两个人也不嫌热得慌。

    长这么大没谈过恋爱是假的,柏沉松就谈过一次,其实都算不上谈,手都没牵。

    他就是个感情白痴,尤其是应对这种青春期小孩的懵懂暗恋和烦恼。

    干脆坐那儿教得了。

    柏沉松每天打着帮他检查作业的幌子,全给他偷偷藏了,不让他接触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吃完饭柏云轩回宿舍,柏沉松回了趟出租房拿教材,晚上有个家教要带,距离倒是不远,是个高中生。

    柏沉松这边走一半发现饭没吃,这会儿算是被气饱了,站在学院脸楼门口的树底下一个人憋气。

    因为还没两天,他就把人家女孩气哭了,被人从头到脚泼了一瓶水,老死不

    柏沉送没工夫跟他扯,东西既然还回去了,那他的也该拿回来,他手一伸,“身份证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大爷我不要了。”柏沉松转身一脚踹在空矿泉水瓶上了,飞了老远,差点儿把人家门卫脑袋给崩了。头也不回的直接迈腿朝里走,从拐角处消失。

    想着就觉得心里烦躁,眉头掐的紧,绿灯一亮,猛地就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柏沉松想到这儿脑子就疼。

    在小区门口扫了辆电动,骑着朝那学生家里奔。下午的时间点路上有点儿堵,等红绿灯的时候无聊,转头朝马路两边的店面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柏沉松极其心虚的回了一声,“好。”

    又扫到前几天那家酒吧,里面仍旧灯红酒绿,门口零散站着了几个喝多的人。

    “哥!”柏云轩那小子穿了一身军训服,估计是训练结束了,小脸晒得通红,小跑过来像个小火炉似的就扑人身上,“你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进门点了两碗冷面,酸酸甜甜还带冰块,大夏天的吃进去舒服多了。柏云轩跑去隔壁买了一个甜筒,柏沉松不吃,他自己舔的开心。

    他起码和那学生认识一年多了,年龄相差也不大,平日里那学生一口一个哥叫着,两个人关系也算好,问点事儿应该不难。

    大晚上小区那么大,还要劳烦人家家长跑一趟,跑过来还要和门卫扯皮,扯了将近二十分钟才让进。

    低头看了眼表,时间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那家长看着面色还好,“没事儿,他们最近管的严,下次带上就行。”

    那家学生挺有钱,小区也是高档小区,柏沉松教那学生教了有一年了,那学生虽然皮,但也算聪明。

    梁峰偏头盯着那只抓在手臂上的手,抬眼瞄他,“我走你还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还没。”柏沉松勉强勾了个笑,“冷面吃吗?”

    导致他弟到现在傻不拉几没谈过恋爱,成天单纯的像个傻白甜似的。

    柏云轩肯定吃,他啥都是吃,帽子一掀额头上都是汗珠,成天乐呵的跟傻子似的,一路上嘴巴就没停,叭叭叭的说教官坏话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好意思。”柏沉松真觉得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柏沉松愣了,“什么反悔。”

    柏沉松笑:“行,我等会儿问问。”

    柏沉松没什么教书育人的理想,纯属就是因为对方给的钱多,他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那门卫一脸为难,“今儿刚下的通知,必须刷身份证,不然没法儿进。”

    柏沉松一边耳朵进一边耳朵出,嗯嗯啊啊的敷衍着。

    “身份证。”门卫拦了人。

    柏沉松下意识直接冲着手臂抓了上去,扯住了人。

    “接吻,我不稀罕。”梁峰转身插兜看他,“钱拿来,把你东西换回去。”

    进电梯前,家长说:“他过两天考试,但我总觉得这孩子最近心不在焉,你等会儿看看怎么回事儿,我这做家长得琢磨几天也没明白,他也不愿意说。”

    八成是第一种。

    “巴不得你赶紧滚。”柏沉松手松开,“东西。”

    电话还没接通的时候,他瞄着门口的小花坛。

    看那地儿,柏沉松脑子里就浮现出梁峰那张脸。

    梁峰坐在驾驶座偏头看人看了会儿,笑了下,踩着油门走了。

    “报身份证号行吗,今天忘带了。”柏沉松回。

    “我反悔了。”梁峰张口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恐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谁先碰的瓷!

酸皮橙好酸
本页面更新于2022

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

Copyright © 2022 尘宵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