酸皮橙好酸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尘宵小说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[    【作者酸皮橙好酸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,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冰子也紧张,蹲下趴着找了半天,说他没看见那里有东西。

    白崎是梁峰认识几年的朋友了,平日里帮他看着店,但这小子生性还是软,看不得打伤事件,梁峰这两天还在琢磨干脆让这小子去看酒店那边算了。

    梁峰偏头望着一眼窗外闪着光的霓虹灯,“不熟。”

    他是梁峰那家酒吧的调酒师,也工作好几年了,可能因为自带舔狗属性,平日里关系混的还不错。

    “嘶....”冰子嘶了半天,趁着梁峰还没踹他,突然张嘴,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柏沉松拎出包,跨在单肩上直接出了更衣室。

    “冰子,东西呢?”梁峰问。

    梁峰转头跨进去,被音乐震的一点别的动静都听不见。他坐在了平时坐的吧台位置,靠里面的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梁峰在身后没动静儿,靠坐在椅子上看人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监控呢?”梁峰是真着急了,这玩意儿被人拿走干点儿别的,说不定到时候能出事。

    这酒吧也就开业不到一年,梁峰就是图个乐子,刚好附近都是学校,年轻人多,生意好一些。

    冰子因为能蹭车,开心的后槽牙都露出来,打开车门钻后座儿去了。

    梁峰一上车就习惯性的点烟,开了半边的窗户,手指搭在玻璃沿上。

    酒吧三百九十五天就没有不热闹的,门口酒保今儿终于上班了,前几天他家老板和人在门口打了半个小时,这些人连个鬼影子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“峰哥!二楼有客人打起来了,你快来!”白崎推着他直接就朝二楼扯。

    梁峰进门前还转头朝马路对面望,也不知道在望什么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认识?”梁峰问他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还有间咖啡店,上次的KTV,健身房,酒店加一个洗浴温泉中心。梁峰什么都不多,就钱多。

    健身房停车场外。

    拐回去那的时候,吧台上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梁峰听声儿转头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抬手从裤子口袋拿出了那张不属于他的证件,手指捏着,放在吧台桌上。仰头灌了一口酒,垂眼瞄着那张证件上的脸。

    柏沉松没回头,跨步抓紧时间进了更衣室,站在衣柜前眉头皱的厉害,盯着柜门把手把手半天没动,衣服脱了拎在手指尖,都快拖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被人拉着推着半点儿反应时间都没有,东西忘在吧台上也忘了拿。

    “近啊,我还以为你俩儿亲嘴呢。”冰子说完才觉得说错了,咳了一声把脑袋一偏,装死。

    冰子换了衣服进去给他倒酒,嘴里面叭叭的和旁边调酒师说个不停。

    楼上的事情处理完差不多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,梁峰皱眉下楼,走到门口的时候想起来柏沉松的证件。

    “晚上去店里吗?今天搞主题活动。”冰子回,“你等会儿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峰哥,你和那个教练认识啊?”冰子估计也没话说,刚好好奇,探着脑袋问。

    柜子里的手机嘟的震动个不停,乔庭打的电话,说谢谢他,客气了半天。

    “这儿有个身份证。”梁峰语速很快。

    “近吗?”梁峰自言自语接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害,我还以为你俩儿熟呢,刚凑那么近,说半天话。”冰子在后座笑,低头看手机。

    冰子茫然,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回家基本上就是一个人坐在乌黑的房间里,还不如去店里热闹点儿。他那辆被蹭了屁股的保时捷被拿去修了,这会儿开了辆前几年买的奔驰。

    “峰哥!”冰子在里面喊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梁峰没说话,起步的时候嘴角勾着笑了下。

    朝外走的时候看了一眼梁峰刚才坐着的位置,没人,估计走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算,他确实开了不少店,都集中在大学城这一块儿。但城市这么大,柏沉松还次次能撞枪口上,也是怪神奇。

    梁峰看着就觉得好玩儿,想逗人。

    “峰,峰哥!”冰子脑袋上还挂着水,衣服掖了一半,急匆匆的屁股着了火似的朝楼梯上的梁峰跑过去。

    “监控.....”冰子把手里的酒瓶赶紧放下,出了柜台慌忙朝监控室那边走。

    柏沉松被那人盯得脑子晕了两秒,缓过神儿抬手一把拍掉了梁峰的手,起身回,“我时间到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就像个裹着小羊皮的恶犬,对着别人还好,俩人一对上,柏沉松那副凶煞犬牙就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扒电脑上查了半天,确实有个人揣兜里拿走了,那张脸梁峰没见过,冰子在旁边抽风似的啊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又想起来今儿在健身房柏沉松看见他那副表情,太逗了。

    梁峰顿了下,点头说好,他今儿晚上确实没什么事儿。

    装了两大块冰的酒水在灯光里散着暖光,梁峰手指盯着酒杯边缘轻轻转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恐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谁先碰的瓷!

酸皮橙好酸
本页面更新于2022

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

Copyright © 2022 尘宵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