酸皮橙好酸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尘宵小说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[    【作者酸皮橙好酸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,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柏沉松还没问他怎么了,几个人也还没反应过来,话都没说,包厢门哐的一声儿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干的恶心事儿还好意思说。”乔庭气的攥着拳头,声音听着稳,但尾音又颤着。

    老板吓得拿着电话报警。

    那俩人柏沉松,南子都见过,上次生日会上一起切蛋糕的人,谁能想到一起过生日的人,这会儿能手里拿着玻璃瓶过来打人。

    柏沉松想张嘴咬他,没咬到,嘴里没力气,舌头刚好顶着,像舔人似的。

    饭快吃完了。

    听着还挺正经。

    那人后背狠狠的撞身后啤酒箱上了。

    吃饭前,乔庭给那个前男友发消息,说不还钱就起诉,不行就法院见。

    那人不知道从哪儿抄出来的玻璃瓶子,举手挥起来朝下砸。

    “你他么不是背后长眼睛了嘛。”柏沉松快疼晕了,咬着牙骂人,手臂上血肉模糊连点儿干净地儿都看不见,玻璃渣扎进去了。

    就那么两秒的功夫。

    梁峰点头应着,聊两句,柏沉松一直在吃饭,没怎么说话。乔庭坐对面也没说什么,偶尔看一眼柏沉松。

    结果旁边梁峰冷不丁的直接一脚下去,速度快的柏沉松都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柏沉松被警察拉着慌忙塞车里往医院送,梁峰跟着去的。

    柏沉松想也没想,下意识的动作,冲过去用手臂抱着人肩膀挡了,瓶子直接在小臂上碎了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柏沉松躲了,说实话勉强能躲得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他么真就纳了闷了。”南子皱着眉站旁边,“你他么一个欠钱的还凶?你凶你大爷个腿啊!”

    那声儿一听就是用脚踢的,服务员在外面喊了两声,挺吵的。

    “我他么中午才从医院出来,这会儿又进去。”柏沉松疼的身子抖,控制不住,低头缩着,后背倚在梁峰身上,“我干脆办个会员卡算了。”

    那架势就是要把人家包厢给砸了。

    那人抬头指着人,“乔庭,我说了我暂时拿不出来,让你缓会儿,你非逼我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么什么意思?”那人声音放缓了点儿,看着乔庭,一步步朝前走。

    柏沉松还挺感谢南子他们在的,不然他和梁峰两个人吃饭,他总觉得那人能干点儿什么出格的事儿。吃饭的时候南子嘴一直叭叭。

    “我操操操...”南子急得就会说那一个字儿,卡带了。

    一眨眼的功夫。

    背对着人躲也不好躲。

    警察一进来好死不死刚好看见了,冲上去按着那人压地上了。

    那人急了,偏头瞪着柏沉松,“我跟他的事儿管你.....”

    柏沉松他们也不是傻子,说报警了那就住手别打了,该收就收了。

    梁峰后面那人脑子抽了似的,估计是刚被人打惨了点儿,气不过,爬起来拿着瓶子又冲上来,直对着梁峰肩膀砸下去。

    他手机嘟嘟响了几下,柏沉松离得近听见了,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柏沉松挡了一下,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操。”柏沉松都他么低头笑了。

    那人被挡着,身子朝前倾,步子没往前,“我干什么恶心事儿了?你自己先说的分手,我去找别人你还不乐意了,怎么了?我还得守着身只能操.你一个了?”

    本来应该砸他身上,结果柏沉松

    人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会丧失理智,疯魔了一般。

    梁峰把他嘴捂上训人,“还不够疼是吧,别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打架几个人难免扯到衣服,衣领一团糟,南子头发乱的炸起来,几个人站那儿一口气儿还没缓上来。

    乔庭刚好也抬头,看着面色不好。

    梁峰还下意识接了句,“手脏,别舔。”

    这人对手干不干净这事儿,执念怎么这么深啊。

    梁峰托着人低头看他,呼吸喘的重,“你真是疯。”

    胳膊上血流的跟开了水闸似的,柏沉松自己迷迷糊糊看不见,也没心思看,梁峰看的直皱眉。

    门开了,再不开就碎了。

    “关我事儿,你要钱拿不出试试。”柏沉松冷眼看着,两个人凑得近。

    这一脚下去那就是真的要打架了,不打也得打了,场面一团混乱。

    哐————

    过了几分钟,有人吼了一嗓子,“警察来了!”

    “缓会儿缓多久?”柏沉松冷着声儿,“你当时要钱,他到处给你凑,这会儿还钱你就不能到处凑凑了?”

    “乔庭你给我出来!!”门口人扯着嗓子吼,旁边估计还有两个人,有说话声儿。

    他手也不知道该往哪儿放,使劲儿抓自己脑袋。

    血糊糊的胳膊,看着就疼。

    柏沉松推了一把,“你他么好好说话。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恐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谁先碰的瓷!

酸皮橙好酸
本页面更新于2022

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

Copyright © 2022 尘宵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