酸皮橙好酸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尘宵小说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[    【作者酸皮橙好酸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,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确实挺大的,半条胳膊差点儿断了。

    “揉猫呢你。”柏沉松呛他,“上次那猫,你养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在一起怎么老是被人打。”梁峰手肘支在大腿上,俯身盯着他脸,自己也觉得郁闷

    过去的时候柏沉松刚缝完针,疼的脑袋上都是汗,坐床上嘶气儿,另一只手连着一起哆嗦。

    梁峰笑了,撑着手的手指挪了点儿位置,挪了一厘米。

    “我留着。”梁峰回。

    乔庭:“对不起,这事儿都是我。”

    梁峰笑着点头,认了,不说话了,抬手莫名其妙在柏沉松脑袋上使劲儿揉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你还担心我俩儿淋雨?”南子都没话说了,“你一个待着啊?”

    “我又欠了你一个大的。”梁峰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超级英雄动漫看多了,老想着见义勇为。”梁峰抬眼看着他,说不上来的眼神儿,不温柔也没脾气,“那瓶子那么硬,说挡就挡,你钢铁侠?”

受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多久能好?”南子问了一句,找了个小椅子坐着。

    柏沉松偏头看他,发现这人指尖都点发冷,没身上热。

    柏沉松扯了点儿笑,瞥他一眼,“就是,之前是被你打,现在被别人。”

    乔庭过去一直给柏沉松道歉,柏沉松疼的没力气,挥着手赶人,“别闹了,都赶紧滚。”

    病房里总共四个病人,全部堆在一起,又挤又难受,柏沉松不愿意待,皱着眉又没办法,医生说等会儿来换药,还得憋屈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那行,到家了打个电话。”南子起身。

    “流浪猫,之前捡的,脾气还挺大,老咬我,后面好了黏人。”梁峰偏头盯着他笑。

    房间本来就小,四个大高个儿站那儿跟门神一样,旁边老头看着都发怵。

    柏沉松点头说好。

    食指指尖顶在了柏沉松指尖上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还啊?”梁峰盯着他小声问,一只手臂支在柏沉松身后。

    监控都有,但估摸着打架还得拘留两天。

    两个人坐的近,梁峰这人坐着还稍微高一点点,拢着人似的,鼻尖的气息呼到柏沉松的脸颊上,燥热,整个人都被梁峰身上的热气和味道包裹住。

    “完事儿了?”柏沉松问。

    到了医院,柏沉松被护士带着慌忙去止血,玻璃渣得一点一点挑出来,破了一道长口子,得缝不少针,所幸没伤到骨头。

    三个人在警局门口打了个车,急得慌忙朝医院跑。

    那几个挑事儿的被拘了,他们这三个交了罚款,一伙儿人出来都半夜了,凌晨一点多。

    南子低头抹了一把脑袋,叹气儿,“完事儿了,交了点儿罚款,被教育了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一个月吧。”柏沉松呼了口气,“没事儿,我长肉快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啊...”梁峰起身把椅子给老头,人家要用。

    “您能别骂了吗?”柏沉松坐床边冲他扬下巴,“不打人改骂人了?”

    “这都什么破事儿啊?”南子抓着脑袋上那点儿毛,“我不就是出来吃个饭嘛,这怎么又警局又医院的。”

    柏沉松拿了瓶子仰头喝,“我又没残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自己手贱。”柏沉松看他。

    梁峰把水拧开递到他嘴边,让他张口。

    盯的柏沉松没脾气了,“你又怎么了?”他嘶了口气儿,“把水给我。”

    他坐柏沉松边上,腿碰着腿,浑身都是热气儿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回去吧,我这儿换完药就走了。”柏沉松看了一眼窗外,“要下雨了,你俩儿赶紧走,别淋着。”

    梁峰回,“怪我。”

    他就是内疚,觉得拖累人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柏沉松倒也点头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就那么静静盯了会儿。

    柏沉松哼着笑了下,懒洋洋的,“你还有卡吗?好像没了。”

    柏沉松觉得哪里不对,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和门打开的吱啦声儿,他抬头。

    “跟你有啥关系啊,是那伙儿人自己贱。”南子看他,伸手在背上拍了两下,“没打着吧?”

    梁峰突然混痞似的笑了下,“要不我把自己给你?要吗?”

    “苦了沉松,一晚上把两个讨厌的地儿都转了一遍。”南子说。

    梁峰在外面等着,南子和乔庭被抓到警局做笔录去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走了,梁峰安静坐在柏沉松对面椅子上,一句话不说,就用眼睛盯人。

    送完人,医生出来说没事儿,就是缝针费点儿时间,梁峰放心了些,被人带着去警局做笔录。

    乔庭摇头说没有,也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快个屁。”南子骂了一句。

恐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谁先碰的瓷!

酸皮橙好酸
本页面更新于2022

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

Copyright © 2022 尘宵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