酸皮橙好酸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尘宵小说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[    【作者酸皮橙好酸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,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柏沉松沉声回: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那副狼狈样子进了医院大厅,没等开口,人家护士直冲过来要扶人。

    这怎么现在都喜欢穿黑的,刚见江一柯,那货也是一身黑,大晚上跟黑衣侠似的。

    柏沉松看着也算是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打架打的?”

    梁峰倚在门上给医生回了句,“跑了。”

    吱啦一声,那边诊所的门刚好打开,粱峰听到名字,顺着声音朝楼梯口那边望。

    南子不停的打电话,未接来电十个。

    “卧槽,谁啊?群殴你一个呀?”南子那大嗓门,穿过手机透到车里,广播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上厕所被人打劫了?”南子喊。

    柏沉松一口气呼出去身子都软,脚底不稳晃了两下,抬手在路边打了一辆车。

    南子来的还挺快,柏沉松这边刚挂完号,那人急匆匆得就冲过来,搀着人问东问西。

    人家问哪儿疼,柏沉松说浑身疼,最后给挂了个外科,先把手臂上划得口子处理了。

    但身份证还在那货手里,柏沉松

    “嗯,那你刚好把他带回去,放我床上就行,谢了。”柏沉松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脑震荡,不然怎么会这么疼,“我去下医院。”

    旁边那护士眼神都变了,柏沉松还得转头硬着头皮说一句,“我哥。”

    “嗯,磕的。”

    南子:“干嘛啊,都轮上了不进去。”

    这多一个人来也不是坏事儿,他跟南子他们认识好几年了,什么医院,打架,表白被泼水,连之前这货进局子都是他去领的,没什么不能说的,丢脸闹笑话这事儿在他们之间就不存在。

    “突然不疼了。”柏沉松动作利索,出门左拐直接打车。

    南子还在后面,“人没弄完呢,你着啥急。”

    南子抬个头的功夫,柏沉松已经跨开步子走到了楼梯那边。

    那伙同学把柏云轩那小子拖着递过来,柏沉松刚扶上人,抬眼又看见里面出来一个高个男生,他室友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去啊?不看病了?”南子边追边喊,“柏沉松!”

    柏沉松点头说知道了,坐在诊所外边仰头,闭眼靠着墙,手机嘟了一声,江一柯拍了张柏云轩躺床上睡觉得照片。

    “一点,左边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心疼死我了,哪个不长眼得玩意儿打得啊,靠,给哥看看,哎呦喂....”

    就说这不是冤家不聚头,打了架挂个号都能挂一个医生,这要是撞上了,那不得在医院再互殴一次,然后一起再牵手进个急诊。

    没人搭理他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护士点头笑,“在外面等着就行,等会儿医生叫号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跑哪儿去了?有没有事儿啊?”南子问。

    柏沉松站在门缝外边朝里看,屋里黑衬衫男侧身,柏沉松看着那张侧脸,低声骂了一句靠。

    “你也在。”柏沉松这会儿头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医院,被人打了。”柏沉松回,司机后视镜瞄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,我马上过去啊。”南子那边叮铃咣啷,椅子拽翻了。

    那人他这辈子都不想遇到了,就是个扫把星,社会上的人,惹不起躲得起,犯不着跟那种人较劲儿。

    江一柯扶着柏云轩那崽子看了半天,抱进车里拉走了。

    柏沉松拖着那副身子穿过街角,又找到了家酒吧,和前面几家比起来没那么吵,门口站着几个个头低的臭小子,还有一个埋着脸,软乎乎的趴人肩上,嘴里面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嘀咕什么。

    医生:“嘴巴稍微张一些,我看看里面,这里疼吗?”

    他睁眼朝诊所里面看了一眼,透过缝隙就看到一半身影,是个黑衬衫男人。

    “柏沉松,沉松!”南子那边都没反应过来,好不容易在大厅追上人,大喘气儿,“有电梯不做,你非,非跑楼梯,累死老子了。”

    柏沉送掏出手机给人回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没有,一个人。”柏沉松实在不想讨论被打细节,多难受啊,“行了,我到地儿了。”

    大热天儿的司机也不开空调,四面窗户摇到低,嘴里咬着根烟,偏头喊,“到哪儿啊?”

    “小轩。”柏沉松张口的时候嘴角扯着疼,招了下手,“谢谢了,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医生:“102,102!”

    柏沉松耳朵好,就听那么几句话就听出来了,汗毛唰的炸了。他起身朝诊所门口走了两步。

    柏沉松起身下车,站在医院门口,抬腿上楼梯都难,跟那杵了拐棍得大爷一个样儿。

    “医院,最近的。”柏沉松脑袋挨在后座上闭眼吹热风,结果闻到那烟味儿,又想起来那混蛋玩意儿。

    江一柯把人接过去,“刚好顺路回去。”他抬眼看人,“你掉坑里了?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恐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谁先碰的瓷!

酸皮橙好酸
本页面更新于2022

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

Copyright © 2022 尘宵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