萨琳娜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尘宵小说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[    【作者萨琳娜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,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重要的是,死去的老公公给他们送了宝贝,她的儿子能够有钱娶媳妇,能够给她生孙子!

    “……天杀的,这是进了贼啊,来——”

    何甜甜在牛大奎跪地等待的时候,调整好了内息。

    仙姑不仙姑的,老太太没看到,自然也谈不上信与不信。

    但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

    “孩子他爹,你干啥去了,咋弄了这一身的土?”

    何甜甜前脚刚走,牛大奎后脚就进了门。

    不就是一个竹筐和一套衣服嘛,就当是孝敬给仙姑的贡品了。

    向来勤俭持家的农村老太太,顿时就炸毛了。

    她也不想这样,实在是刚才装逼装大了,把好不修炼出来的灵力消耗一空。

    牛大奎叹息一声,看看炕头

    提着最后一丝内力,何甜甜一个纵身,飞跃到了两三米远的一棵大树上。

    何甜甜从来都不会把自己的安危寄托在别人身上。

    基本上都是用修炼代替睡眠。

    两夫妻进了屋,牛大奎继续小声的说着:“今天哪,我算是遇到高人了,一个年轻的仙姑,她说……”

    竹筐也就罢了,那套衣服可是儿媳妇的呀。

    以后,万一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,他还可以理直气壮的跑去找仙姑帮忙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什么贴身儿的,可到底应该避嫌哪!

    “别吵!是我弄得!”

    若不是何甜甜足够敏捷,估计都要跟他碰个面对面。

    离开的时候,发现墙角还有个竹筐,她也顺手一并带走。

    随后,牛大奎等了许久,都没有看到仙姑归来,不敢再耽搁,将那些金银珠宝重新用包袱皮包好,往肩上一抗,拿好铁镐,便慢悠悠的下了山。

    牛大奎的老伴儿顿时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虽然何甜甜确定,牛大奎已经信了自己是得道高人,是玄之又玄的仙姑。

    她居高临下,亲眼看着牛大奎又是跪拜、又是念念有词,一副虔诚信徒的做派。

    牛大奎牢牢将这个地名记在了心上。

    她把半湿半干的粗布衣服挂在树枝上,自己着盘膝坐好,继续修炼。

    凭白少了一个竹筐,还有一身粗布衣裳,对于老太太来说,那就是巨大的损失。

    牛大奎的老伴儿提着马灯来给自家男人开门,一开始还是絮叨自家男人,但紧接着,她就着微弱的灯光,发现了院子里的异常。

    她这幅样子,跟牛大奎想象的高人模样,有着极大的出入。

    自从修炼了归元诀,何甜甜就很少睡觉。

    何甜甜:……

    但他已经猜到了是谁!

    对于一个做母亲的人来说,那些玄之又玄的东西真的不重要。

    但老头子从地里挖出来的宝贝,却结结实实的摆在了炕头上,容不得老太太质疑。

    老太太惊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,最后,她用力一拍大腿,“哎呀我的娘,咱家总算是有钱盖新房、娶媳妇咯!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弄得?”

    重新摸到牛家的院子,趁着夜色,将晾在晾衣杆上的一套深蓝色老祖布衣服顺走了。

    竹筐和衣服,当然不是牛大奎拿的。

    如果牛大奎忽然生出歹念,她都未必打得过一个常年在山林里与野兽PK的老猎户。

    自家男人身为老公公,怎么能、能拿儿媳妇的衣服?

    就这神出鬼没的手段,牛大奎只在民间传说或是戏文里见到过。

    何甜甜重新回到山林里,找了个粗壮的大树,一个飞跃,跳上了高高的树枝。

    “对啊,终于有钱了!”

    他心里愈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:这人,是真正的高人,万不可得罪!

    “咦?我放在这里的竹筐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何甜甜蹲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的树杈上,气息有些紊乱,整个人看着也略显狼狈。

    只是,还不等老太太扯着嗓子喊“来人”,就被牛大奎一把给捂住了。

    老人家当场就嚷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,杆子上怎么还少了一套衣服?好像还是老大媳妇的?!”

    今天在野外,她更加不能睡觉,索性还是修炼吧。

    牛大奎见老伴儿一脸的一言难尽,还用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,他赶忙压低声音训斥道:“你都胡想些什么?”

    唉呀妈呀,仙姑果然厉害,忽然消失,又忽然跑到自家来“拿”东西。

    啧,除了那位仙姑,还有谁?

    巫云岭!

    她又是几个飞跃,赶在牛大奎前面进了小山村。

    “回屋,我给你慢慢说——”

    这年头日子多苦啊,家里的一根草都是有大用处的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,十分虚弱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

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

Copyright © 2022 尘宵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