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芥子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尘宵小说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[    【作者白芥子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,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陆璟清顺嘴问:“你那位新助理也能借给迟歇他们?他是你私人飞机的飞行员吧?”

    安昕正在客厅里插花,看到大儿子回来笑容满面:“难得你今天回来得比你姐还早一些。”

    倒是他身边的凌灼站起身,乖乖叫了陆璟深一句:“深哥。”

    虽然是过生日,也只有他们自家人。

    陆璟深没开灯他也没开灯,摸黑进门,带进一身烟酒味混着香水的味道,朝餐厅这边过来。

    屋子里没人,封肆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潜意识里,陆璟深认为这样的关系是不稳定的、极端麻烦的、会对个人产生负面影响的。

    陆璟深没理他,冷淡丢出句“别把家里弄脏”,转身回房。

    虽然陆璟深对此并不看好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黑暗中靠近陆璟深轻笑了一声:“半夜站这里做什么?捉奸啊?”

璟深回房去看书,但心不在焉地看不进去,听到玄关那边传来关门声,看一眼腕表,刚早上九点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看好自己弟弟和男朋友的发展,即便他不会横加干涉。

    安昕:“老样子,总之是累不得。”

    陆璟深淡淡点头,先进去了里面。

    陆璟深走过去坐下,问她:“爸身体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封肆先一步出去了,陆璟深换衣服时还走神了一会儿,最后也提早出了门,独自开车回去家里。

    至于他自己,卑劣的身体欲望他控制不了,但理智上,他不愿意接受这样的自己。

    回身时听到玄关那边的动静,是封肆开门进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新助理?”陆迟歇好奇道,“飞行员给哥做助理啊?哥你不用这么抠吧,这也能一个人当两个用?”

    陆璟清揶揄他:“你再说下去小心阿深不借飞机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陆璟深提醒安昕:“您也注意多休息。”

    安昕笑道:“可以,上桌吧。”

    开车过去半小时,陆璟深从车上下来,先看到了自己弟弟陆迟歇,人在前面院子里帮他们妈养的狗洗澡,带着他那个小男朋友一起。

    陆父自从两年前做了心脏搭桥手术后,身体就大不如前,虽然还挂着公司董事长的职,但一般没什么大事都不会惊动他,公司也很少去了,丢给了陆璟深和陆璟清姐弟俩去折腾。

    十一点半,陆璟清带着男朋友出现,陆璟深陪陆父一起从书房里出来,正跟安昕说话的陆璟清目光顿了顿,视线在陆璟深和陆父之间转了一圈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窗外不知哪个方向进来的灯亮划过天花板和墙壁,很快又消失,封肆已经看到了站在水吧边的人,微眯起眼。

    陆璟深在这边待了一整天,吃完晚饭陪陆父喝完一杯茶,开车回去明月湾。

    “阿深你自己也是,别总是忙着加班,有空也去谈个恋爱吧,家里现在就你一个单身的,你就没点危机意识吗?”

    他回房洗了个澡,开笔记本看了一会儿文件,十一点多打算睡觉时觉得口渴,起身去餐厅水吧倒了杯水。

    别的便没有了,关于封肆的事情,他显然不打算跟家里人细说。

    陆璟深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饭桌上大家谈笑风生,唯独陆璟深几乎没开过口,直到陆迟歇忽然问他:“哥,你的那架庞巴迪,借我用几天行吗?”

    陆迟歇和他的小男朋友凌灼则都是混娱乐圈的,他们家里对此没有偏见,毕竟安昕当年也是名噪一时的影后,只不过他俩是公众人物,又是同性,关系一直没有对外公开,但安昕很喜欢凌灼,他们全家也都接受了俩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陆家的别墅在临湖的城中心地带,闹中取静的地方,不过他们三姐弟都先后搬出来了独居,只有周末有空时才会回去吃个饭。

    他们你一句我一句地说完,陆璟深才道:“我会跟他说。”

    安昕调侃着自己儿子,陆璟深直接岔开了话题:“爸在书房吗?我去找他,有话跟他说。”

    人走之后安昕无奈摇头,指望陆璟深开窍,怕是这辈子都难。

    陆迟歇撸着袖子蹲在地上,抬头看到陆璟深有些意外,竖起两根手指弯了一下,笑嘻嘻地打招呼:“大忙人今天来得好早。”

    陆迟歇进来问:“人到齐了可以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他笑指了指自己和身边的凌灼:“我们过两天开始休假了,打算去南太平洋上找个岛国玩几天。”

    陆璟清的男朋友是位投行精英,名牌大学的高材生,家里背景一般,靠自己本事混到今天,跟陆璟清在生意场上认识,一来二去就在一起了,人长得不错性格也好,温文尔雅、谦虚低调,很得陆父赏识。

    安昕笑着表示知道,她这三个子女中陆璟深是性格最闷的一个,但要说体贴和细致,陆璟清和陆迟歇都比不上他。

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深欲

白芥子
本页面更新于2022

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

Copyright © 2022 尘宵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