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芥子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尘宵小说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[    【作者白芥子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,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陆璟深大约有些生气,眉峰紧蹙着,但刚刚被封肆挑逗起的身体反应却又无法忽略,让他陷入冰火两重天里。

    陆璟深猝不及防被推到墙上,封肆的气息欺了过来,攥住他右手手腕摩挲上了那枚袖扣,再触碰上了他藏在衬衣下面的手腕内侧敏感的青筋,来回抚摸。

    他这么放肆嚣张,陆璟深却没有阻止,姜珩的脸色有些难看,只能硬着头皮开口:“那次的事情是我考虑不周,不该叫人把你骗去当众说那些话,还安排那么大阵仗让人跟着一起起哄,给你难堪,我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目光落向他,封肆不以为意地瞥开眼,不想搭理,姜珩却走过来问他:“陆总在洗手间里?”

    那位川荣电子的总裁出现在封肆视野里时,他刚把烟叼进嘴里。

    话说完,他转头冲封肆示意:“走。”

    陆璟深艰难地闭了闭眼,拒绝回答他,换回的是这个人手上更恶劣的动作。

    客厅那边过来的一点光亮足够陆璟深看清楚封肆盯着自己的眼睛,玩世不恭的表象下,是叫他心惊的浓烈占有欲,在这个人眼底不断翻涌。

    封肆慢悠悠道:“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陆璟深视线淡淡扫过来,封肆似不经意地问他:“原来陆总还被男人表白过啊?”

    陆璟深觉得热,热得几乎受不了了,在封肆松开钳制住的他的双手后,他挣扎着扯开了自己本就被封肆拉扯得凌乱的衬衣。

    陆璟深淡道:“生意上的事情,还要多仰仗姜总。”

    回到明月湾,坐电梯上楼时,封肆忽然抬手轻叩了叩电梯壁。

    陆璟深停住脚步,冷淡道:“你想说,就在这里说。”

    陆璟深肯留他在身边,大概因为他顶多算个曾经的炮友,真要谈感情,或许陆璟深立刻就会翻脸不认人。

    “璟深,”姜珩叫他,重复先前在会场里说过的话,“能不能单独说两句?”

    封肆的唇游走在他胸前,饥渴的皮肉经不住这样的撩拨,他下

    陆璟深个子虽然有一八四,但身形修长,体脂含量低,体重偏轻,封肆扛起他几乎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封肆最后瞥了一眼失魂落魄的姜珩,转身跟上去。

    封肆的呼吸落近他耳边,问了下午时就问过一次的问题:“Alex,这一个星期我不在,还有自己弄过吗?”

    陆璟深试图去捉那只作乱的手,封肆没让他如愿,随手扯下了他的领带,将他两只手腕捆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封肆抽了两口烟,烟灰抖落了一点,其上有火光闪过,他在旁边的烟灰桶里顺手捻灭,漫不经心回:“是吧。”

    姜珩看向封肆,封肆抱臂道:“不好意思,贴身的意思是寸步不离,老板不走,我也不会走的。”

    被封肆这样肆无忌惮地禁锢在身下,将自己的弱点全部暴露给他,陆璟深觉得很难堪。

    封肆垂目笑了笑,近似自嘲。

    八点半,酒会临近结束,陆璟深看一眼腕表,决定离开。www.aihaowenxue.com

    前提是他没有随手点了烟,背倚墙站姿也过分随意的话。

    姜珩有些不满他的态度:“你是陆总的助理,还是保镖?”

    这种难堪远比被人当众表白起哄更甚,但压着自己的这个人七年前就已对他的身体了如指掌,他在封肆面前根本不可能隐藏任何的本能反应。

    陆璟深已经从洗手间里出来,看到姜珩只做没看到,示意封肆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放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说这些,”陆璟深打断他,“你的态度我知道了,不必再重复,之前的事情不会影响尚昕和川荣的合作关系。”

    至于私下,陆璟深打定了主意划清界限,就不会回心转意。

    就跟今晚那位一样。

    姜珩的脸色微僵:“你不知道陆总不喜欢烟味?除了应酬时尤其不喜欢身边人抽烟?”

    进门不等陆璟深开灯,封肆伸手用力扯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不等陆璟深做出反应,封肆一弯腰,把他扛上了自己肩膀。

    将人扔到客厅沙发上,没等陆璟深挣扎起身,封肆覆身上去,膝盖强势地顶开了他的双腿,将陆璟深被自己用领带捆起来的手按到头顶,垂目看向他。

    封肆撩眼看向他,唇角牵扯出一点暧昧:“一定要问的话,都是,二十四小时贴身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再次被封肆恶劣按住时,陆璟深重重喘了一声,理智逐渐滑向了欲望深渊。

    陆璟深转开眼,并不接他的话。

    姜珩:“那我和你的关系呢?我们还是朋友吗?”

    走之前他去了趟洗手间,封肆在外头走廊上等,尽心履行自己身为贴身保镖的职责。

    才开口说出这一个字,后面的声音化作不可抑制的一声喘,陆璟深瞪向封肆,这个混蛋竟然就这么隔着西装裤,直接按住了他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深欲

白芥子
本页面更新于2022

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

Copyright © 2022 尘宵小说网